繁體

首页 / 必威官方录  / 文化 / 文学园地

文化

读《百年孤独》有感
发布时间:2021-08-17 来源:国电电力内蒙古新能源 作者:石宇

《百年孤独》是文学界的龙卷风,马尔克斯是拉丁美洲的龙卷风。

第一遍我只看得到它冗长重复的名字,惊愕于它混乱的家庭关系,震惊于它尺度过大的描写。那些赤裸真实到令人惊惧的描写将马孔多具现到每个人的心里。

可是当书翻到最后十页,我的手开始莫名颤抖,大脑好像读不进文字,但眼睛却强迫着我一页一页地往后翻,近乎急切哀求的让我看到命运轮回的休止符,当书中最后一行文字浮现在我的眼前,我不由得长吁,匆匆前翻十页,几十页去搜寻最后一位奥雷里亚诺的轨迹,再翻回开头,找被遗忘的手执羊皮卷的伛偻身影。

然后书砸到我的身上,我砸到我的床上。

之后的好多天,我常常想到他们,然后在吃饭的时候忽然顿悟:百年孤独

第二遍去看的时候,是顿悟的第二天,嗤笑自己没事找虐,又不由自主地前前后后的翻,想看清那些相同名字背后的命运相似的他们,最后仍记得的是一个空旷孤独,让人能听清楚自己心跳的结尾。

第三次看,已经过了几年了,那时候年龄稍大些,眼界不再过于狭隘,它惊世骇俗的表皮已经没法震撼到我了,也由此,那是我第一次感觉摸懂了书里的文字,忘记人名还会往前翻,读前半段为一个小小的字眼辗转反侧,读后半段又好像已经被作者剥离出来,不拘泥于由他一手搭建的表象世界,又不放纵于由他赠送于我的感知世界。怎么说呢,那大概是一种摧枯拉朽的力量。

在第四次注定徒劳地阅读之前,我看到了《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那一刻仿佛一切都有了解读,《百年孤独》丽贝卡吃土被斥责的恶习,是拉丁美洲的子女由于贫困缺乏矿盐的摄入的本能反应,却被造成一切的欧洲看作是“劣质民族”的恶习;当廉价花哨的工艺品被运到被切断工业“血管”的拉丁美洲,这才有《百年孤独》何塞·阿尔卡迪奥费尽家产买回的废品,才有开篇的传世开头:“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将会回想起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结合拉丁美洲血与泪的历史,《百年孤独》中不可理喻的,脱离现实的描写好像都有了解释,但更加可怕的是这个1967年被写下的衰败家族里发生的一切至今仍延续在拉丁美洲。很难想象马尔克斯以怎样的天才之笔,怀着怎样的心情,冷静疏离地将拉丁美洲的命运糅合在一个确定的孤独的被斩断未来的七代人里。

后来我明白,马孔多的命运即是拉丁美洲的命运,百年孤独的孤独是拉丁美洲历史的孤独感——没有过去和未来

但同样在没有了解这片土地之前,我感受到了难以名状的震撼和孤独,后来便明白来源于命运的孤独感,第四遍的阅读无需被记忆那些文字和命运而苦恼,布恩迪亚家族里的人被冠以相同的名字,命运无情的把他们拨弄,可笑的是即便是生来偷换了名字,可命运仍让他们跌回“正确”的坟墓。一切被指引着,“家族的第一个人被捆在树上,最后一个人正被蚂蚁吃掉。”仅仅是马尔克斯用冷酷细腻的笔触描绘出的马孔多,鲜活地各有各的欢愉悲伤,却被命运归于一线,便让人清晰地感觉到个体的孤独,家族的孤独。那是一种让不知道拉丁美洲的人也能感受到的灵魂战栗。

现在我不敢再读《百年孤独》,当发觉里面的悲剧是正发生在这颗蓝色星球上的时候,我怕我为此流涕。

盗用加莱亚诺的话拉丁美洲“至今是美洲殖民制度留下的一道伤口,一封控告书。世界必须以请求它的原谅重新开始。”

龙卷风卷走了布恩迪亚的存在,但愿革命的龙卷风也能卷走拉丁美洲的悲伤。

责任编辑:赵绪洋


上一篇:
下一篇: